钢笔侠

玩兒一個康熙爺的高冷奏摺梗,再占一个他的tag。ˊ_>ˋ

吃垃圾的孩子

       他出生在一栋温馨的大房子里,那里有一条狗,许多花和一对恩爱有加的夫妇——那是他的爸爸妈妈。在这所房子中,他的房间显得格外与众不同:一扇窗、一张小床,还有铺天盖地的垃圾。它们散发着腐败的气味,萦绕在他的小床四周和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那些是你的食物我的宝贝,你饿吗?饿的时候就去吃掉它们。”妈妈总是温柔地将他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用满怀爱意的目光看着他说。每当这时,爸爸便会坐在旁边,微笑而无声地点一点头。

       他从未挨过饿。一旦屋内垃圾的数量有所减少,爸爸妈妈便贴心而及时地用新鲜的垃圾将他的房间填满。这样一来,哪怕他躺在床上也能一伸手就够到周围的垃圾。就像妈妈总是会念叨的那样:“天哪亲爱的,你快点!快点把垃圾放进来,我们还需要更多,这样我们的小宝贝才不会饿着!你看他多可爱,又在冲我笑呢!”

       垃圾孩子觉得自己很幸福。他好爱他的爸爸妈妈,因为他看到爸爸妈妈也好爱好爱他。虽然他有时会觉得自己胸口的位置空空如也(那感觉很怪),但很快就又会被那种爱的满足所填满,就像他屋里的那些垃圾一样。

       他以为自己会永远这样幸福而快乐地生活下去,直到有一天小窗户外面经过一个长着雀斑的红裙子女孩儿。

      “天哪!快来看呐!他在吃垃圾!”女孩踮起脚扒着头向窗内探视,不忘回头呼唤远处的伙伴。垃圾男孩不知所措地和女孩对视了一会儿,一股本能的力量迫使他停止了口中的咀嚼——那是一块儿被揉搓成团的报纸。他脸上莫名地发烫,不服气地反问女孩儿,“怎么了啊?你不是也在吃垃圾吗?”女孩儿尖笑着扬了扬手中的东西,“这不是垃圾啊!这是巧克力!”她闻声而来的朋友们也纷纷向他高喊着:“这是巧克力!不是垃圾!”

       男孩儿瑟缩地向后退着,他无法理解巧克力是什么东西,也十分害怕这几个站在他窗前向他高声叫喊的陌生孩子,直到雀斑女孩示意大伙儿停止喧哗,并向他作出貌似友好的暗示后,他才颤抖着嘴唇,一步一步向着窗前挪去。他太害怕了,怕得忘记要打开房门去呼唤爸爸妈妈。女孩儿让他张开嘴,他迟疑地照做了,紧接着舌头便接触到了一件味道极其陌生的东西,这使得他惊恐地蹲在地上大声咳嗽起来。“傻子!这就是巧克力!吃垃圾的傻子!”窗外的笑声此起彼伏,垃圾男孩抹着眼角咳出的泪花,把头深深地埋在膝盖里,听着女孩儿银铃一样的笑声和其他人一起渐行渐远。

       他就那样蹲着,很久都没有动一下,久到在外人看来这可怜的孩子已经被那块儿不怀好意的巧克力毒害致死时,他才缓缓地抬起头。

       ——他在品尝。垃圾男孩儿困惑又无力抗拒地感受着唇齿中每一丝巧克力所制造出来的味道,连嘴角的残渣都没有放过。那种苦涩和香甜不同于他吃过的任何一种垃圾,他形容不出来,只知道他爱,疯狂地爱,就像爱爸爸妈妈那样爱着女孩喂给他的这种叫做巧克力的东西。他愿意用他此生吃下的所有垃圾,去向小女孩再换一小块儿巧克力,像手指甲那么小也行。可他无法再见到长着雀斑的红裙子女孩儿,所以她去恳求了自己的爸爸妈妈。如果男孩儿天生了一双看见未来的眼睛,也许他情愿自己蜷缩在小床上对巧克力思念到死,也不会打开自己的房门,拉住妈妈的手说:“我不想吃垃圾了,请给我吃巧克力吧。”

       垃圾男孩儿的手被妈妈狠狠甩开,他抬起头看到妈妈难以置信的表情。大滴大滴的泪水从她圆睁着的眼睛里掉落出来,洇在地毯上。她悲凄地哀叫着:“这不是我的乖孩子!你学坏了!天哪!你是个坏孩子!”爸爸跑来低声地安慰着妈妈,然后怒不可遏地揪住男孩的头发,将他拖回了卧室——那个充斥着垃圾、有一扇小窗户的房间。在爸爸重重地撞上房门之前,他看到的最后一眼是跪在地上掩面哭泣的妈妈。

       他的小窗户从此被封住了,生活仿佛又回归到了平静。妈妈还是爱着他,每晚在他安静地吃着垃圾的时候,她都会坐在他身边爱怜地抚摸着他的头发轻声细语:“要做个听话的好孩子啊,可不要跟别人学坏,我们是这样地爱你。”

       垃圾男孩的确下定决心要做个好孩子,因为他不希望再看到他所爱着的爸爸妈妈那样伤心。于是他仍旧像从前那样乖巧地吞咽着垃圾,并不忘时不时向着自己身旁的妈妈报以一个好孩子应有的笑容。但他忘不了巧克力。他心底的每一个思想,夜间的每一个梦境都关于巧克力。

       终于有一天,垃圾男孩儿在梦中因为巧克力而醒来。他望着漆黑的天花板,嗅着房间里腐坏的味道,起身搬起凳子砸开了窗户。“就一次,”他心想,“等我找到巧克力就回来,我天不亮就回来。我还是爱着爸爸妈妈的。”

       当然,他再也没有回到过这个房间里来。不是因为他贪恋巧克力的味道忘了归来,也不是因为他放弃了自己深爱着的父母远走他乡,而是他被牢牢地夹在窗户下的捕鼠器上动弹不得——那是他爱子心切的父母担心他终于会因为巧克力而离开家受到伤害所做的保护措施。等到天亮的时候,男孩儿已经失血过多而死了。

       没有人知道垃圾孩子在那最后的、漫长的夜里都想了些什么,是爸妈,是巧克力,还是那个穿红裙子的、长着雀斑的女孩儿。然而那都不重要了,此时此刻他已经躺进褐色的小棺材,深爱着他的父母还忍着悲恸在他身边放满了垃圾——那是他们对自己爱子最后的祝福。

       垃圾孩子的墓碑孤伶伶地立着,没有任何一个人前来哀悼。早在半个钟头前他的母亲还站在这里痛哭,但最终也离开了。因为她知道,她同样深爱着的丈夫担心她哭坏身子,正炖了鸡汤等她回家。